草莓那个胖次

我枯了

【狼队】好大一条“美人”鱼!!!

 

美人鱼AU,

 
 

过了4个月,我填坑了⊙¥⊙

 
 
1-4

 
 

5.

 
 

Scott在这里待着的时间里,大部分时间是在和那条鱼打架吵架,小部分时间在尝试离开。

 
 

然而神奇的地方在于,只有他待着的地方没有水,而他打开门时,外面全是水,Scott在第一次开门时,差点没被淹死。

 
 

幸亏人鱼刚好在这时候回来将人捞了回来。

 
 

然后在Scott尴尬地想要道谢时,再次被他气得想打鱼。

 
 

6.

 
 

在Scott有些绝望时,教授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

 
 

7.

 
 

“当你和你的人鱼结婚后,大海就会赋予你在海底呼吸的能力,这样你才能离开这里。”

 
 

简直像个童话故事一样。

 
 

——虽然他身边那条鱼和跟在教授身后的那条人鱼理论上就是童话角色。

 
 

——说起来,那条名叫Eick的紫尾巴人鱼就是学院里传说的人鱼吧!

 
 

——说不定还是鲨鱼种的人鱼!

 
 

8.

 
 

“……如果你不想和Logan结婚,那我会再想些别的办法。”

 
 

教授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之前一直没有发出声音的人鱼冷哼了一声,依旧没有说话。

 
 

但这“其他办法”必然要付出什么代价,看Erik在教授背后用杀人的眼神注视着他们俩时就知道了。

 
 

9.

 
 

“我又没想拉你下来!”

 
 

“你别想打Jean的主意!”

 
 

于是一人一人鱼又打了起来。

 
 

10.

 
 

总之,他们结婚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滚——!!!”

 
 

TBC

 

【狼队】破窗而入(1)



配对:狼队

分级:PG-(暂时还是PG级……)

简介:伪养成……





深灰色的天空雾蒙蒙地,雪依旧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它们晃晃悠悠地飘落到地上,随即便成了任人践踏的泥土,和那些掺杂着血的泥土一起,暗沉诡涩得让人发呕。


此刻空气中依旧带着炮火的气味,地面上横斥着尚未清理干净的断肢和不分敌我的血。


刚结束完一场炮轰的战场素来便是这种让人生厌的局面。


Logan几乎想不起这场战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事实上在他的记忆中战争就没有停止过——人类总是有这么多理由用于屠缪自己的同类,今天为了这个,明天为了那个,于是战争就一直存在着。


某种程度而言不老不死的金刚狼是最适合战场的,于是他总是或被动或主动地,以士兵,或者雇佣兵,再或者别的差不多的身份,兜兜转转地最终还是在战场上面。


他厚重的军靴踩在雪上发出闷沉的声音,周围的战友们从他身边三三两两的走过,带着不同寻常的兴奋。


能让其他士兵兴奋的理由,要么是战争要结束了,要么是有新的军资运来,而这军资内必然有足以让他们兴奋的东西——战争显然离结束还遥遥无期,于是只剩下后者。


——“慰安妇”,或者说,军妓。


答案很快便在他们微妙的狂热中得了出来,那是一种在战争中形成的近乎畸形的却在所有人眼中再寻常不过的制度。


“这次的和之前的不一样。”


开口说话的人脸上带着猥亵的笑容,他压低声音,却足以让周围的士兵露出心照不宣地笑,然后凑得更近了。


“这次的军妓里,来的是那些变种婊子们。”


“那些变种狗就只有这种用而已哈哈哈哈。”


在这种战乱纷争的情况下,共同的敌人往往能让人们转移仇恨,而政府极其“聪明”地将变种人塑造成了所有人的共同仇人,就像多年以前的黑人歧视一般也成了所有士兵用以泄愤的靶子。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偶尔还有少数未被那些种族歧视论洗脑的士兵开口,却极快地被其他的内容淹没。


Logan并没有参与其中,长久的生命足以让他学会无视某些言论,直到偶然在一角帐篷中,他见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变种人婊子”——他被几个士兵围着,甚至已经被人抓着头发,以一种极其屈辱的姿态按倒在地上,而Logan在这偶然的一眼中,见到的便是一个不断挣扎着的男孩——即便被布遮着了双眼,他依旧能从这轮廓中发现,对方最多也就十五、六岁的年龄。


再怎么说对未成年出手也太过分了。


“滚。”


动手的士兵被摔了出来,骂骂咧咧地从这个小小的帐篷中走了出去。


而那个男孩蜷缩在角落,随着Logan发出的脚步声,露出掺杂着恐惧的防备姿态。


tbc





【狼队】不死巫师与他的龙(0)




感觉这篇大概也是要坑的了,干脆将大纲放出来吧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小男孩,名叫Scott,他的母亲是位女巫。


女巫与人类男性相爱,最终却被爱人所抛弃。女巫怀孕的时候,对方却得知她是女巫后,男人找来教会意图杀死女巫,女巫拼了命才成功逃出,却最终在孕育下自己的孩子后不久便死去,Scott便以孤儿的身份流浪着。


作为女巫的孩子,Scott自幼便受到教会的追捕,最终被关到了监狱之中,等待被绞杀。


那时候Scott七岁。


与此同时,山的那边有条恶龙,贪婪着龙的财富的贵族不断找人企图屠杀它,但他们都失败了,并因此彻底惹怒了恶龙。


愤怒的龙烧毁了山脚上的村落,也烧毁了贵族的房子,恐惧的贵族将财宝以及女巫之子Scott作为礼物祈求龙的原谅,并发誓绝不敢再组织队伍来打扰它。


恶龙收下了礼物,回到了自己的山洞里面。


而Scott也待在了恶龙的山洞里面,即使对方一直在企图赶他走。


实际上贵族将Scott当做礼物送给恶龙,并非纯粹的求和,他企图让女巫之子与恶龙相斗,坐收渔翁之利。


然而Scott实际上是感激恶龙的,即使居住条件就只有个洞、几乎连食物都没有、而恶龙脾气糟糕透了,甚至不断威胁着要将他赶走,Scott也依旧是感激着对方的,因为恶龙给了他一个生存之地,后来这里成为了他们两个的家。


龙并不喜欢人类,因为他的母亲是条龙,却被人类捕捉实验并且强迫交配,而龙就是人类与龙结合的产物,而他从来不说自己从实验室逃出去之前到底遭遇过什么事。


所以他也讨厌这个跟着他,无论如何威胁恐吓都不肯离开的男孩,就算之后他会给那个男孩捕猎食物——也依旧是讨厌着他。


大概因为龙是人与龙的产物,他能在人形和龙形转换,但龙厌恶着自己属于人类的血脉,他大多时候都是保持着龙的形状。


最开始Scott发现龙能变人时,他正在发高烧,人类总会生病,各种各样的小病说不定就能让这个男孩死去,龙在山洞里甩着尾巴,最后变成了人类将他送到医馆,而Scott见到的,便是一个胡子拉碴的,活像个野人的家伙搂着他冲下山。


平静的日子就这么过去了很久,Scott也慢慢长大,曾经乖巧又听话的男孩变成会戳着龙鼻子逼他收拾山洞的小混球(龙语)。


麻烦也在这平静的日子中悄然而至。


贵族,就是之前那位求和的贵族,他再次组织军队围剿恶龙。


龙本可以像曾经一样杀死那些军队,却因为Scott的原因被彻底围剿,重伤的恶龙却一直用尾巴将他的男孩圈进自己最柔软的腹部下,直到被攻击着,坠落到山下。


崩溃的Scott觉醒了体内女巫的血脉,他与恶魔交换了灵魂杀死了前来攻击的军队,彻底成为了一位不死巫师。


他想要找回他的龙,但龙坠落的山脚,只有龙的血,和他坠落时摔出的一个大洞。


龙不见踪影。


Scott年复一年地寻找着他的龙,在他几乎要绝望的那一刻,他在一个奴隶市场中,遇到了一个男孩。


龙在受伤时,会缩小成幼年的状态以便加速回复自身的伤口,但Scott并不知道这件事情,而龙,在重伤之后,他失忆了,他只想得起,自己要找一个人,却在路途中被人贩子抓捕成了那被贩卖的奴隶,他们喊他Logan。


所以他们都不知道对方要找的人,就是对方。


Scott买下了这个与龙极其相似的男孩,他像是当年龙养大他一般养着他,


但Logan一直长不大。


期间Logan发觉了Scott看他时似乎透着他看其他人的想法,愤怒的Logan炸毁了Scott与龙的东西,Scott很愤怒,他将Logan赶走了


但很快Scott就后悔了,在他想要追回Logan的时候,却遇上了再次来讨伐的贵族,Scott为了保护Logan受了重伤,而Logan在刺激中变成了龙形。


然后他们在一起弄死了那位贵族,倒在山洞里休息。


Logan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记忆,也重新变回了成年的状态。


他们互诉衷肠,然后在一起了。


然后是啪啪啪


之后Logan就总是回想起这件事情,自己吃自己的醋,比如说做的时候问Scott,到底喜欢的是他还是Logan,无论Scott说喜欢龙还是喜欢Logan,他都浑身冒酸水,然后Scott就被折腾得很惨,如果他哪个都不选,然后就会被折腾得更惨,以至于Scott学会了每次在Logan问这个问题之前就先用吻堵住对方的嘴。


end


【狼队】电话PLAY,NC-17

 

配对:狼队

分级:NC-17

简介: @不眠夜 点梗,电话PLAY

注释:如题,大概只有肉渣的程度……


 

Logan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门寻找自己遗失的记忆,即使他和Scott在一起之后,这件事也不曾停止。

 
 

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关系还不至于黏糊糊到非要每天待在一起,Logan和Scott,他们都还有各自的生活,但感谢现代科技,让他们不至于在Logan离开的时候彻底失去联系。

 
 

他们之间的联系多半是Logan打电话给Scott,Scott则很少会主动联系Logan,其原因归咎起来,不过是因为Logan寻找记忆的位置大多都处于极为偏僻的位置,要么是深山老林,要么是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实验室或者监狱——Wolverine确实是各大研究所最为钟爱的实验体——这些地方的信号一直都不太好,大多数时间也布满危机——在某次Scott打电话给Logan,而对方正在砍人之后,这件事就逐渐变成惯例了。

 
 

Scott和Logan在一起之后没多久他们就搬到同一间房了,于是当Scott往自己卧室走时,难免会想起自己另一位“同居者”。

 
 

尤其是在他结束了今天一切预订的行程之后坐在那张特殊加固过的双人床后,莫名地多愁善感起来,甚至还不自觉地因为某些记忆而露出一个浅笑。

 
 

但显然记忆和实际还是有所偏差的,但Scott前脚在想着Logan,后脚Logan就打电话过来时,即便是x战警的小队长依旧被这突然的铃声吓了一跳。

 
 

Logan打电话过来其实也并没有说什么重要的事,他向来只是说说自己寻找记忆的进度和路上遇到的一些事情,而Scott说得就更简单了,学校的事情,学生的事情以及一部分的任务内容,往往也就只是这些,有一搭没一搭的,直到两边都安静下来为止。

 
 

“Scott......”

 
 

“怎么了?”

 
 

“我有点想你了。”

 
 

Logan的声音经过光纤的传播显得有些失真,通过耳膜的一刹那,Scott感觉自己的心跳顿时漏了一拍。

 
 

他们之间很少会说过这么肉麻的话,尤其是Logan,即便是当初他们在一起的时候,Logan的嘴里也几乎没有用过这种词汇,各种各样的吵架用的词汇才是他们惯用的内容。

 
 

“......”

 
 

他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烫,明明他们都曾经有过其他的对象,甜言蜜语也并不是少数,但Logan仅仅一句想念的话语却仿佛将他变成了一个如同从未谈过恋爱的男孩儿,Scott几乎不知道要怎么回复他了。

 
 

“我想和你上床。”

 
 

好吧,这句话就恢复正常了。

 
 

Scott冷静地想道,然而他的脸更烫了,在这个房间内发生的某些荒唐混乱的画面在脑海中伴随着Logan这句话而复苏,他几乎有些绝望地发现,自己因此硬了。

 
 

而通话的另一边,他听到衣服窸窸窣窣摩擦着的声音,皮带扣解开时发出了“噌”的一声,

 
 

“来做吧,Scott。”

 
 

Logan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带着引诱的意味。

 
 

这个电话来的时机好极了,此时正是深夜,即便是最不会看眼色的学生都不会选择在这种时候来打扰他们的文学课老师——而且,Scott刚刚洗完澡——这时机简直好到让Scott有理由怀疑Logan是否蓄谋已久。

 
 

这显而易见会演变成一场极其羞耻的性爱游戏,Scott的理智催促着他拒绝,但他最终还是耐不住Logan电话内的软磨硬泡答应了。



http://www.mtslash.me/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91938&page=1&extra=#pid4921988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076736

 

【狼队】Grow,小队变小梗(0)

@沙雕久久爱擎蜂 的点梗,小队变小梗

先把设定和大纲写了……

如果后续没有正文的话……这就是正文了ˏ₍•ɞ•₎ˎˎ₍•ʚ•₎ˏ


一次任务,小队和Logan搭档,有人企图往老狼身上注射试剂,被小队挡下来了,然后小队就变成小婴儿了

回到学院之后,hank紧急制作出了解药,药效能让Scott恢复原本的身体,但副作用是需要时间,一天长一岁,直到恢复。

作为之前任务的搭档,老狼成了小小队这个月的“监护人”

小队虽然身体变小,但是还是有着原来的思考能力,不过受身体影响,会更加冲动和不理智

然后会有Daddy梗出没

老狼照顾小小队的时候几乎每天都在一惊一乍的,感觉差点被怀里那个软绵绵的小不点吓die,然后小小队就在他怀抱里面超级无奈地喊,“Daddy——”,之类的

老狼一听到“Daddy”就很兴奋,特别兴奋,兴奋到觉得自己像个变态,反应大概就像脑补到兴奋得想要跑圈的我一样

老狼就天天在小小队屁股后后面打转,就怕小小队一不小心就摔倒,其神态犹如一个糙汉奶爸

前面说了,小小队虽然还有自己的记忆和理性,然而受身体限制特别容易让感性压倒理性,老狼基本没有带过小孩,特别是这么小的小孩子,所以他在发现小小队的皮肤特别嫩的时候就总是忍不住去戳,然后他看着小小队用着那张可爱到爆表的脸严肃地让他住手时,他就更兴奋地想要去戳小小队的脸了。

我向天发誓,我们小小队真的真的很努力地去忍耐了,但毕竟是小孩子的身体嘛,

在阻止老狼无效之后,他又被戳了n次脸,然后他就很委屈,又委屈又羞耻,还痛,然后就哭了出来。

老狼在听到小小队哭的时候整只狼都懵了,他手忙脚乱地企图捂住小小队的嘴让他不要哭,然后小小队就哭得更大声了

大家都知道,小孩子的哭声,那叫一个嘹亮,然后大半个学院的人都被引来过来。

惹哭了小小队的老狼瞬间成了学院公敌,一时间虎落平阳被犬欺,大名鼎鼎的金刚狼一下子落到了学院底层,是个人都能对他翻个白眼,

“我操。”

老狼忍不住说了句粗口,然后就被大家以“不许在小孩子面前说出口”为由抽了一顿

而被jean怜爱地抱在怀里的小小队一边用冷静的语气说自己没事,和Logan没有关系,只是小孩子的身体不太好控制巴拉巴拉,一边强忍泪光,小声抽噎

然后大家就不抽老狼了……改成吊打了。

“小小队这么可爱,为什么要欺负他”

老狼在未来几天内收到了N个狂轰滥炸式洗脑包,差点被洗脑得跪在小小队的小短腿之下高喊“可爱就是正义”,“小孩子就是正义”了。

然后小队虽然变小了,但他也还是x战警认认真真勤勤勉勉的小队长,然后整个学院的人就常常能在办公室里见到一个二等身的小团子,坐在儿童座椅上,一脸严肃地处理公务。

一时间小队长的办公室仿佛成了旅游胜地,走一圈都可以绕来这里瞄一眼再走,一波又一波的宛如痴汉般趴在墙角,发出“呜呜呜好可爱”“awsl”“我舔我舔我舔舔”的声音。

宛如大熊猫一样被围观着的小小队,以一种极其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迅速进化到能无视这群嗷嗷嗷的同僚们的程度

时间就这么过去小半个月,一天长一岁的小队身体抽条得很快,他似乎转眼间就成长为一个翩翩少年。

十几岁的少年身形纤细,疏朗如竹

前几天的可爱蜕变成青涩的英俊,,几乎能看到日后x战警小队长的风采,低年级的女孩子们猛得一见整张脸都能红成苹果色。

即便是老狼见了,都会有一瞬间的愣神,尚未出现变种能力的小小队还没有戴上那副遮盖住他大半张脸的红英石眼镜,那是一双如同天空般的蓝色眼睛,他笑起来时如同迪士尼童话所描述的小王子,无忧无虑灿烂如阳光。

但这双湛蓝色的眼睛在第二天就消失了

——小队重新戴上了他那副红色的眼镜。

“我的变种能力就是在这个时间觉醒的。”

十六岁的小队长如是说道,他看起来冷静而平淡,仿佛之前那个用那双亮闪闪的眼睛注视着世界说“真漂亮”的人,不是他一样。

在今天以前,Logan还在为他和他印象中截然不同的小队长而感到茫然无措,变小的小队长热衷于搞事,热衷于哈哈大笑,热衷于拉着他在草地上打滚,热衷于表现得像每一个无忧无虑的男孩一样,甚至偶尔到让Logan为之头痛的程度。

那时候他跟在Scott背后收拾乱摊子,然后被这小家伙被气得脑袋直冒青筋,却又对他的笑脸手足无措,别搅得乱七八糟的金刚狼,在心里无比地希望他们的小队长尽快恢复。

然而在Scott戴上眼镜的那一刻,他无比地相似于Logan记忆中的小队长,那个认真严谨,作战计划从A写到Z的,几乎不会犯错的小队长,但Logan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惆怅若失的感觉。

他突然上前按住Scott的脑袋,将那一头棕色的头发揉成了鸡窝头,16岁的小队长愣了片刻,然后大怒着冲了上来,那神情,像极了Logan在短短半个月中就熟悉起来的,属于少年的意气风发。

Logan突然在Scott的“追杀”中大笑起来,某种之前压在他心头的东西,突然消散殆尽。

有些什么变了,Logan想。

之后Scott依旧以一天一岁的速度成长着,身体飞速抽长带来了比记忆中更难以忍受的生长痛,但他能忍受这个。

“Logan,放开我的车!”

甚至我们的小小队还能一个百米冲刺怒斥某个“偷车贼”呢。

“等你恢复了,我带你去酒吧。”

“我用得着你带?”

“说得好像你现在到能开车的年龄一样”

队:  ( 〃-ー-)ノ┬─┬ノ┻━┻ 

总有些事不会变的,Logan想。

……

第二十七天,Scott彻底恢复的时间。

Logan找了很久才在车库里找到Scott,小队长正在擦洗着他的爱车,他看到Logan的一瞬间便露出了一个Logan因为不会再有的笑容,说,

“走吧,不是说等我恢复之后请我去酒吧吗?”

Logan的心脏,在一瞬间平静了下来。

“我开车。”

“……这是我的车!”

“所以显然是我‘带’你去酒吧。”

“……”

end

【狼队】谁动了我的眼罩?一发完


配对:狼队

分级:G

内容: @爱白芷的橙子 点梗的狼队沙雕日常:狼叔在射射眼罩上画滑稽……

注释:




众所周知,x战警的镭射眼向来除了洗澡和睡觉之外都是戴着那副特殊制作的眼镜的,归根结底,这都是因为他无法自行掌控自己的变种能力,Scott为了以防万一,他曾经委托Hank定制了一副特殊的眼罩。

而眼罩,就放在他枕头底下。

然而今天,有人动了他的眼罩。

不知道是谁,用一种无法清洗的黄色油性笔迹,在他的眼罩上画了个“滑稽”的表情,那半弯着的眼睛描绘在纯黑的眼罩上,由于一个大大的嘲讽。

而Scott在看到的瞬间就确定了嫌疑犯——Logan!

——整个x学院只有Logan和他不对头,而且最重要的是,只有Logan才会这么幼稚。

“不是我!”

被找上门的Logan在一瞬间露出了无辜被冤枉的表情嚷道。

“……真的不是你?”

Scott半信半疑,他依旧觉得Logan就是那唯一的嫌疑犯。

“操你的,不是我!”

Logan嘴里骂着粗口,同时用着一种“你冤枉了我”的谴责眼神瞪着他。

Scott被他理直气壮的态度迷惑住了,他几乎想不出除了Logan以外的嫌疑犯,但Logan那直瞪瞪地扎在他身上的眼神依旧让他感觉全身发毛——毕竟他从未想过Logan的脸上会出现这种表情。

——难道真的冤枉Logan了?

——自己的怀疑真的让Logan感到伤心,所以他才会难得地表露出这种表情?

Scott觉得自己的良心在Logan的眼神下受到了拷问,他甚至开始感到一丝歉意和愧疚。

“……抱歉,Logan,我冤枉你了……”

“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再说一次吧~”

天知道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能在接受道歉时都能露出这么欠揍的表情。

Scott嘴里未完的道歉话语一瞬间就卡在喉咙里面,他看着Logan的嘴脸,仿佛今天看到那副眼罩上的滑稽那样,之前所有的歉意和愧疚在一瞬间便烟消云散了,而另一股洪荒之力正憋在他的心头——他突然特别想要暴打某狼。

但幸好我们正直认真的小队长还记得他是在为冤枉了Logan而表达歉意,他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再次开口道歉,然而在他开口的前一刻,jean走了过来,她手里拿着一个u盘,

“Scott,你房间的监控我帮你调出来,你现在要用吗?”

“操!有谁会在自己卧室里装监控的?你有病吗?”

Scott在眼镜底下对Logan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他的话,小队长向来分得清轻重缓急,目前知道做出在他眼罩上乱画的家伙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专注在看监控的小队长,完全没有发现Logan准备逃跑的动作。

“Logan,你要去哪——”

小队长的声音在Logan身后响起,他的语气非常平淡,然而他背后,却汹涌澎湃地,冒着黑气。

Logan顿时拔腿就跑,Scott跟在他身后,气势汹汹,手指放在眼镜的调节开关上,铺天盖地的红光一瞬间往Logan身上冲去。

而他们的背景,是放着监控的电视。

——Logan摄手摄脚地摸进Scott的房间,他一把掀开Scott的枕头,手里拿着一根油性笔,犹豫片刻后,窃笑着在那个纯黑眼罩上,画了一个滑稽的表情。

而电视前,是Logan惨叫的配音。


End

【狼队】从死敌到情人,NC-17

配对:狼队

分级:NC-17

简介:从死敌到情人,缺的,只有一场为爱鼓掌👏👏👏

注释:又又被屏蔽了,绝望......



Work Text:

整个x学院的人都知道,Logan和Scott的关系不好,最开始他们是因为情敌关系,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后来Scott都和jean分手了,他们两人的关系却越发变得水火不容起来,就让很多人感到费解了。当他们之间从吵架变为打架,从打架变为破坏学校之后,这就引起x教授的注意了。

这段时间世界和平,没有听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变种人实验,万磁王这段时间在x教授身边,两人不是在下棋就是在下♂棋,兄弟会可不会没眼色地在这个时候做什么事来惹恼两人。

所以世界很和平。

然而在Logan他们又一次因为打架拆了半个院子之后,x教授美名其曰“让x战警的两位重要人物,趁着现在有时间可以重新建立一段友好关系”,然后用一个基本没有难度、需要时间长,且必须要他们两人待在一起的任务将他们打发出学院了。

等到他们互相咒骂很久后,只能垂头丧气地拿着行李往他们的目的地去。

一场确实没什么难度,但相当磨蹭烦人的工作——某城镇出现了一个变种人,需要确认其是否想要来x学院生活,如不想,则需要确认其是否会利用自己的能力危害人类,或是否会因为变种人身份而受到人类迫害。

x教授给的地址,是一所地理极其偏僻且安静的幼儿园。

可怕的小孩子。

这是在幼儿园待了一天之后,Logan和Scott两人同时得出了这个答案。

Scott作为x学院的小队长,难免会有遇到小孩子的情况,他会哄小孩子,但更多的都是理智地安抚完小孩后,又极快地将孩子扔给其他搭档,而在这种情况遇见的小孩,一般都是受够了过量的折磨,他们比普通的孩子更为成熟与听话,所以Scott很少在这方面遇到麻烦。但这次是幼儿园,他所面对的,是一群没有受过任何困难,在满怀爱护中成长的真正的小孩,Scott完全不会应付这个,他走在孩童中,小心翼翼且谨慎拘谨地,如同提心吊胆着在渺小建筑上走动的巨人,然而偏偏如此,他那因为紧张而下意识变得越来越严肃的表情像极了班主任的脸,不慎撞在他身上的小孩在看清他的下一秒就被吓哭,然后牵连得旁边的小孩,也跟着哭了起来。

然而他旁边那个一脸凶残的Logan,却出乎意料地超级受小孩子欢迎,他们全然不畏这位“长(zhang)胡子的叔叔”,转眼间就将人围了起来。下一刻,Logan就变成了“孩爬架”,带着一脸不耐烦地将某个差点他肩膀上滑下来的小孩抱回了原位。

某位因为惹哭小孩子而被哄孩子的老师说了一顿的小队长为此感到了一丝丝的嫉妒羡慕恨。

当他们辛辛苦苦哄完小孩子时,无论是在战场上如何所向睥睨的金刚狼还是镭射眼,都同时松了口气。

然后他们发现,这偌大的边镇,确确实实偏僻地过分——整个城镇内,他们就找到了一家可以接待人的旅店。

“你好,我要两个房间。”

Scott敲了敲桌子,礼貌得地对前台小姐说道,Logan站在一边突然插嘴,

“一个双人房。”

然后他得到了哪怕隔着一层墨镜都能感受到的瞪视,Logan顿时变得得意洋洋起来,

“Chuck让你看好我。一个房间。”

“两个房间!”

放松,Scott想,不要和这种混蛋生气,这不值得。他没有再理Logan,转头对前台小姐重复道,然而手劲却没能控制住得,在桌面上拍出了一声闷响。

“一个房间!”

Logan在桌上拍出了更大的声响,他在和前台说话,脸却是面对着Scott,带着显而易见的挑衅。

幸亏这个前台桌足够坚硬,要不然都要被这两个开始智商几乎要退化到三岁的家伙拍散了。

而在他们越发剑拔弩张的气氛中,前台小姐依旧带着那副标准的笑容,开口说道,

“先生们,不好意思,目前我们旅馆只剩下最后一间双人房了。提醒一下,方圆千里只有我们这一家旅店,请问你们还需要吗?”

“……要!”

他们沉默着拿着钥匙走进卧室。

这是个双人床套间,床是两张单人床,中间仅仅夹着一个床头柜,而穿头柜上那个烟灰缸中,甚至还放着两个套子,所有的东西都是成双成对的。

Scott站在门口的时候就不太想进去了,但凡想一下接下来这么长的一段时间,要和自己的死对头“同床共枕”“朝夕相对”,他就有种恶寒感。

然而Logan却直直地走了进去。

处于某种男性的自尊心与斗争心,Scott硬着头皮跟在他后面走了进来。

“我先洗澡。”

“……”

这句话似乎哪里不对?

但两人已经累到不想说话。

于是,一夜无言,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Logan开始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

就像在x学院,他当历史老师,Scott当文学老师,除了学生们更年幼与更缠人之外差不多。

而他和Scott,其实已经不太能吵起来了,主要是这里都是孩子,在他们吵架之前那些孩子就能先哭出来,等到他们哄完孩子回来,之前因为什么发脾气都差不多被遗忘在脑后了。

在持续将近一个星期后,Scott终于确定了他们目标的身份——就是为Scott弄哭小孩而说了他一顿的那位老师——一位和x教授一样的心灵感应者。

实际上,与其说是Scott找到了对方,倒不如说是那位变种人老师在确认了他们的无害后,就直接找上门来。

她坦言对两人的来意一清二楚,并表示自己对目前的生活非常满意,不准备离开此处。

“小孩子的脑子里没有这么多弯弯绕绕,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在这里很轻松,我也不会‘听到’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能够被孩子们喜欢,并且愿意温柔对待孩子的人多半不是坏人,所以我相信你们是好人,也相信你们所在的学校是个好地方。”

“就像你们的归宿是那所学院——无意冒犯,你们脑子里偶尔会闪现出一些场景,它很美——但我归宿是这些孩子。”

“我会欢迎你们下次过来的——以朋友的名义。”

她拍了拍两人的肩膀,露出了一个温柔而宽容的笑容。

任务到这里几乎可以告一个段落了,然而他们两人回到住所时,难免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失落。

某位能将金刚狼逼得一天洗三次澡的洁癖先生现在正在浴室之中,Logan坐在床角撸着杯子玩。

等过人的都知道,等待是件极其无聊的事情,尤其是落后的Logan不会用手机来打发时间,这就让时间变得更难熬了。

他直直的注视着浴室的方向,那块墙的位置,挂着一块如同窗帘一般的,极其突兀的布——那是为了盖住半透明玻璃而存在的掩饰物。

在他们进到这个房间的第一天,他们就知道这个小小的旅馆确实是作为情人旅馆而存在的——毕竟这里一没风景二没特点,完全吸引不了游客,而民风淳朴的地方,除了做这些事的人,谁会到外面找地住?

放在床头的套子,藏在柜子角落的道具,以及那块遮着巨大的半透明玻璃墙的布。

然后,Logan鬼使神差地,掀开了那块布。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343242

【狼队】夜归




一件很短的小事

Logan以前没课的时候,经常回去酒吧待着,喝酒,上床,一待就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骑着Scott的摩托车回校。

偶尔Scott会半途就怒气冲冲地开车出来找他,带着愤怒和些许的无奈来呵斥他又一次偷了自己的爱车,却被Logan按在椅子上喝上那么小半瓶的酒,然后两人再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拌上那么几次嘴,最后再一起回到学校。

等到Logan和Scott终于在一起之后,Logan就不太常来这个酒吧了,不过这并非Scott的要求。

在他们交往以前,Scott会以Logan第二天有课喝酒会影响上课为理由阻止Logan去酒吧——当然听不听就是Logan自己的事了,而在他们交往之后,很多话似乎突然就没办法说了,Scott很少再对Logan去酒吧这件事发表过意见——但他会在房间里,一直等到Logan回来。

Scott总是下意识地在无关公事的范围,给予自己恋人足够大的空间和自由,Logan作为某种程度上的“既得利益者”,他反倒开始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

对于一个经历过一战、二战,未来说不定还会经历三战、四战等等世界大战的百岁老兵而言,Logan有足够长的时间让他看开一切,他如同一块难以染色也难以变质的顽石,神奇地在长久的时间中保留了自己的原色。

Logan不接受威胁,所以当他想要改变时,也纯粹只是因为他想要。

所以当Logan去酒吧过夜的习惯转变为习惯留在学院中过夜时,Scott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经重过那些酒精、床伴和荒诞不经日子所能带来的抚慰了。

他正在被改变。

当Logan意识到这点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像一根突然被绳子捆住的风筝,而Scott,就是那个牵线人——即使他依旧还在飘着,现在却有个人在后面拉着他。

Logan为此感到一种被束缚的感觉,以及另一种难以形容的奇怪的焦躁感。

wolverine并不习惯被束缚,也不敢被束缚,但Scott不同,他就像整个x学院所给他的那种感觉一般,一种明明会带来许多危险与麻烦,却偏偏如同“家”一般的奇怪感觉。

在发觉这件事情的时候,Logan第一反应便是去酒吧过夜,他想要证明自己一切如初。

然而实际上,需要用上为了“证明”而去做某事,说明他确实已经动摇了。

他感到焦躁,即使是他原本最喜欢的那种酒,或者其他漂亮妞的勾引也完全没办法让他找回曾经的安心。

“Logan,你在哪?”

“我去酒吧了。”

“我知道了,那我先睡了,晚安。”

等Scott给他打了个电话后,Logan顿时觉得整个酒吧都变得索然无味。

他回到学校,悄悄地打开房门,黑漆漆地一片,Logan过于出色的夜视能力足以让他发觉Scott正躺在床上,在发现他后带着些未睡醒的沙哑声音问,

“Logan?”

“睡吧。”

“嗯……”

Logan去浴室里迅速地洗了个澡钻回被窝里面,他抱着Scott,在一起一段时间的两人自然而然地换了个更舒服的位置。

“好冷啊,离我远点。”

“等等就暖了。”

Scott有些嫌弃地说,却没有动,然后他被Logan抱得更紧了。

两人很快睡了过去。

之后两人都没有再提这个晚上,而Logan,在这天之后,也很少再去酒吧夜不归宿了。

End

【狼队】情趣游戏,PWP


分级:NC-17
配对:狼队
简介:狼队小甜饼点梗, @紫幻 肉馅的小甜饼可以吃吗?我只会做肉馅的😂😂😂
注释:是老夫老夫的狼队
警告:道.具play,束.缚play,dirty play,咬,无射精高潮,艹哭





直到那副手铐铐住他之前,Scott都还在笑。

一个月前,Logan软磨硬泡地终于让Scot同意来一场特殊的性爱游戏,但想要让X战警的两位核心成员凑出一个没有打扰的时间来,依旧花了很长一段时间。

Scott从未想过Logan会这么重视这场“游戏”,直到他在卧室里面找到一本写满了计划的笔记本,他如同看到什么笑话大全般翻这本笔记本哈哈大笑,等到Logan拆开那箱邮购的性爱道具箱,从里面翻出一堆粉红色的,柔软的,塞满了毛茸茸的束缚道具时,他几乎连眼泪都要笑冒出来了。

这本该是一段充满情趣的,热烈的性爱游戏,但在Logan的“计划”与那颜色粉嫩的道具中像是一个滑稽极了的成人笑话,莫名其妙地戳中了Scott的笑点。

Logan企图用一个凶恶的表情让自己的爱人闭嘴,却只换了对方一个更大的喷笑声。

当Scott发誓会配合,下一秒却继续喷笑出声时,Logan都快被他弄得无奈了,他快速地抓着Scott的手并在身后,然后用那个被Scott嘲笑了许久的手铐拷住了他的双手。

“我不会轻易‘进来’的——除非你求我操你。”

Logan掐着Scott的下巴将对方的脸抬起,然后对着他的“囚犯”宣布了这场游戏的规则,而Scott跪坐在床上,双手被那个可笑的手铐反锁在后背,隔着那副深红色的眼镜,却恍如居高临下地对着这位“劫匪”发出一声嗤笑,

“那你试试。”











http://www.mtslash.me/thread-291942-1-1.html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201753

【狼队】一起来拍小♂黄♂片,NC-17




 

配对:狼队

分级:NC-17

简介:如题所述

注释:点梗,GV梗(2/3)



 

“你准备好了吗?”


“呼……可以了。”


“那就开始吧。”

 

他将摄像机放置好,然后,按下了播放的按钮。




 http://www.mtslash.me/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85818&mobile=2


https://card.weibo.com/article/v3/editor#/history/508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