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那个胖次

沉迷狼队,无法自拔
主食batfamily,各种杂粮也吃

【复问】负负不得正(1)





cp:

军火贩子吴复生x武器专家李问,au


简介:

李问很擅长画画,但他只会画仿真画,吴复生在另一个地方发掘出他的天赋,让他成了这制造、贩卖武器的小团队一员。

他把李问带上了战场,然而李问永远只会窝在那间小小的制械工厂中摸索着军火,这让吴复生很不高兴……



注释:

写这个AU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在想,反正都是黑恶势力,倒不如更加黑恶一点说不定会更有趣呢……

想想觉得李问擅长画假画的重要原因就是他具备强大的记忆能力和模仿能力,而这种能力在很多地方都能发挥出作用。

比如做军火时李问应该也能记住每个枪支炮弹的零件之类的,然后破解武器机密画出图纸,吴复生就能靠着这些图纸大批量生产而不至于去花更多钱来进行倒卖之类的。

说起来他们也可以做假军火——这样就是有点太坑人了,于是破坏了自己的信誉,然后只能去做批发玩具,最后终成一代玩具大王(等等,我在说什么✘)








“一件事做到极致就是完美,”吴复生恰到好处地笑着,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引诱,“你跟我,我捧你当主角。”


当李问送走阮文之后,他毅然决然——也别无选择地上了吴复生的飞机。几乎从他握住吴复生的手开始,李问就隐隐预感到,他这一生再没有逃脱这个男人的机会。


吴复生说要捧他当主角,便真的在将他当成主角来教导,只是李问到底不肯再往前多走一步,直至今天。


这已经不是李问第一次隔着帘布或玻璃窗户,看到吴复生和其他客人谈生意了。


吴复生一如既往地西装革履,他的头发用发胶抹得整整齐齐,如同七十年代里的老派绅士。他总是带着笑,像只圆滑的老狐狸般,轻而易举地便能和客人们打成一片。


李问向来只负责制作武器,很少会出现在客人面前,但这次吴复生却说着什么“主角怎么能够总是不敢见人”,坚定地要求他出来。


于是李问就只能出来了。


华女熟练地站在吴复生身旁,像个最完美的秘书,只要对方的一个眼神便知道该做些什么。但相对的,李问看起来却非常糟糕。


毫无疑问他非常地紧张,所有人都能看到这个坐在沙发角落的男人低垂着脑袋,紧张到说不出一句话来。


但某种程度而言,这并不全是李问的问题。很早之前,早到那时候李问刚刚摸到枪械器材手工制作出他人生中第一把枪,这是一件无论是华女还是鑫叔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吴复生把他带上了战场。


那时恰巧赶上双方休战的间隙,吴复生带着李问站在这片连硝烟气味都还没有完全散去的地面之上,被归属于战场的地区横竖躺着一堆又一堆的尸体,黑色的泥碳烟尘让所有人都显得极其灰暗。打扫战场的士兵们对折两个穿得光鲜亮丽看起来与战场格格不入的男人视若无睹,当战争暂告一段落时,双方的士兵都会默契地让双方保持在一个看似相安无事的局面。


吴复生带着李问在这个战场上走着,他的脚下是被血夜染成赭色的土地与几条横竖着没什么规则可言的深色拖痕。


李问缩着肩膀跟在吴复生身后,作为一个出生于和平年代的人而言,他从未有机会如此直白地目睹到人类的生命是如何的沉重以及轻忽,这让他越发显得呐呐不敢言了。


但吴复生对此却似乎毫无感受,在李问快要被这些死得各式各样的士兵亡驱而开始感到肠胃翻滚时,他还能冷静地对着尸体上的每一个伤口来告知李问哪种武器可以造成这种伤口,哪种武器可以造成那种效果——毕竟吴复生三代都是贩卖军火的,他或许早就对这种场面习以为常了。


李问想着,然而一件让他整个人在一瞬间毛骨悚然到差点就跳起来的事情发生了。


——一只还带着温度的手抓住了他的脚腕。


“——!!!”


他张着嘴被惊吓到无法发出声音的程度,李问低下头,看到的便是一位半挣着眼,垂死挣扎地抓紧李问脚的男人,他灰蒙蒙的脸上,闪着极其强烈的求生意识。


但吴复生却很平静地看着他,然后塞给他一把枪。


被塞到他手的,是李问来到吴复生的军工厂后,自己动手制作的第一把手枪,李问记得这武器的每一个细节。


这把枪还很粗糙,内部的零件远远不及后面制作的来得精细,但它作为一把枪,功能算是齐备的。李问一直将它当成纪念品收藏着在房间里面,就是不知道吴复生到底是什么时候把它翻出来的。


“开枪。”


吴复生对着李问下命令,直到这时候他依旧带着笑容。


“……”


他看到那士兵掺杂了求生欲,祈求以及恐惧的眼神,也直到这时候,李问才发现自己整个人一直是在抖的。


他在发抖,大部分是因为恐惧。但哪怕是他自己都不愿意承认,比起杀人的恐惧,他更恐惧的是——自己心里居然在为这件事而感到难以言喻的,兴奋。


“我话开枪啊,衰仔。”


吴复生的手覆在李问手背上,带着那支枪口对准士兵的脸。那位士兵看起来已经放弃挣扎了,他松开了抓住李问脚腕的手,趴着躺在那里,只剩眼底闪着仇恨的光。


“……不行!”


李问的瞳孔在不断放大着,他的呼吸很急促,手指也一直在抖。最后在他们的手指马上要扣动到扳机的那一刻,李问几乎连爬带滚地甩开了那把枪,也甩开了吴复生的手。


他在拒绝的这一刻喘得像刚跑完了一场长途马拉松的人,也直到这一刻,李问第一次见到吴复生失去了他的笑容,这个骨子里埋藏着暴虐的男人对着李问,露出了一个极为阴鸷的眼神,然后他从腰后掏出了另一把枪,眼睛直直地注视着李问,对准那士兵连开了七枪。


“你这样掂做主角啊。”


他走过去蹲下身直面着倒坐在地上的李问,惯常穿着的西装上沾着那位士兵的大片血迹,吴复生用这个已经没有子弹的*空壳手枪拍了拍李问的脸,低声说着,之前的表情却已经好好地掩藏起来了。


“啪,啪,啪啪啪。”


一阵掌声从他们背后传来,这是“将军”最信任的二把手,也是吴复生之后在接待的那位客人——这也是为什么其他人没有对他们两个亵渎士兵“尸体”的人动手的主要原因。


“吴生真是耐心教人啊。”


他像是开玩笑般说道,但很快就转了个话题。吴复生也跟了上去,这两个男人带着客套而虚浮的笑容,并肩谈起了他们的“生意”。


若事情仅仅这样李问再见到他时或许只是感到尴尬而不至于这么紧张,以至于将近恐惧了。


——“垂死挣扎”的士兵明显不止一个,一颗子弹从李问耳边穿过,那位看着和吴复生一般文质彬彬的二把手,抬起手便击中了李问背后的敌对士兵,白色的脑浆与红色的血混杂在一起,飞射了他一身。


“阿问,还不谢谢人家救了你一命。”


吴复生上前一步按住了他的脑袋,嘴上说着感谢的词语,然而李问比谁都听清了对方语气中那份刺骨的冷意,这份冷甚至比这位客人带来一瞬间的恐惧还要可怕,他硬生生地在当时打了个寒颤。


那一天,李问对吴复生说的每一句话都言听计从。


而在这第二次见到这位客人时,之前的无言的后怕突然涌了上来,他知道自己给吴复生丢脸了,但在这一瞬间他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反应。


吴复生却恍若看不见他般,继续和客人谈笑风生。





tbc






注:


1.对战场毫无了解,内容瞎扯的,在这里向那位被涉及到的无辜士兵道歉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