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那个胖次

沉迷狼队,无法自拔
主食batfamily,各种杂粮也吃

【狼队】Scott·Summers的灾难(1)

配对:狼队

分级:pg-13(待定)

简介:把“岛”给拆了的金刚狼被x教授带回学校,从此成为“勤勤勉勉”,“认真负责”,“温柔细心”的“三好老师”



眼睛被遮住的世界昏暗又阴沉,铁质的笼子将他们裹住。

士兵鞋底与地面摩擦过的声音传来,伴随着铁笼打开的声音,他的“同伴”被拖了出来,刺耳的惨叫声环绕整个监狱,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同伴被拖了回来,这次对方没有惨叫,然而那堪称奄奄一息地呼吸声反倒显得更可怕。


他闻到了血的气息。


下一位。

再下一位。

他隔壁的铁笼被打开,下一位。


现在轮到他了





Scott从噩梦中醒来,长久的习惯让他继续紧闭着眼睛,手掌摸索着在床头上找到了那副特质眼镜,镜框架在鼻梁上,熟悉的重量让他心悸的感觉减轻了些。


十五、六岁的变种人男孩躺在床上,睁开眼睛,然后又闭了起来,他的眼角泛出些生理性泪水,将睫毛都沾湿成有些冰凉的感觉,他闭着眼时,梦中那段如同身在屠宰场般的记忆越发深刻,Scott又将眼镜睁开,然后从床上离开。


此时,床头摆着的闹钟显示,短针刚刚走过两点的刻痕。


去厨房喝杯热牛奶会让这个夜晚好受些。


Scott的经验告诉他这件事,他此时也懒得再去换衣服,直接穿着那身简单的睡衣套着拖鞋就往厨房走去。


但显然,那里有一位比他来得更早的“客人”。


X学院新来的教师就坐在厨房唯一的一张用餐桌前。大半夜的,在这个没有开灯的厨房里面,他那一双绿色的眼睛简直像是会发光。如果不是因为Scott已经第三次在这个时间遇到他的话,恐怕他也会被狠狠地吓一跳。


“Logan。”


Scott喊了一声,然后将厨房的灯打开,果不其然,他又见到对方在喝酒。


他将冰箱里的牛奶找了出来,然后放到了微波炉里加热,机械发出细微的运作声音,Scott坐到了Logan的对面,不住地发起呆来。


此时距离他从“岛”里逃出来不到一个月,如果是日后那个身经百战的小队长,他大概很快就能调节好情绪,然而对于之前一直过着安稳日子的Scott而言,这件事足以让他大半个月都睡不着。


那段噩梦中的记忆哪怕到现在回想起来都依旧让他觉得惊悸,但好在Logan此时在他身边坐着这件事情让Scott感觉安心许多,毕竟正是面前的这个男人,将他以及所有被抓住的变种人从岛里解救出来的一一即使Logan在被教授邀请到x学院工作前后,都在说这只是为了他自己一一但对他们而言,事实便是,Logan救了他们。


“我有点睡不着。”


Scott注意到Logan打量着自己的眼神,他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从微波炉里将牛奶拿了出来。


刚热好的牛奶有些烫,但当他喝下去时,随着胃慢慢变暖,他整个人也舒服了些。Logan依旧在喝着酒,Scott的眼睛下意识的看到了桌面上那一堆数量可观的空酒瓶,并对此暗暗咂舌。


“喝完了吗?”


从“岛”回来后,哪怕Scott也在上Logan的课,他们之间的交流也少得可怜,所以他几乎是受宠若惊的听到Logan对他说话。


“走吧。”


“什么?”


Scott有些反应不过来,就被Logan抓着手腕带回卧室里面。


不是说Scott没有想过反抗,然而这么晚了他还不想吵醒熟睡中的同学老师,当然更重要的是,他实在比不过Logan的腕力。


Logan平时穿着看起来有些不修边幅,然而他的卧室意外地整齐,房间的摆设和Scott房间差不多,而x教授壕无人性地,差不多是在每个房间都配备了一张足够好几个人在上面打滚的双人床。


Scott差不多是被Logan扔到床上的,没有等他挣扎,Logan就躺在他旁边,将他的脑袋往自己胸前按了下去,语气有些凶狠地命令道,


“睡觉。”


Logan身上满是酒水与雪茄的气味,Scott的脑袋埋在Logan胸前,对方强健且稳定的心跳声在他耳边响着,他本来以为自己绝对会睁着眼睛在这见鬼的怀抱中熬过一个夜晚,然而没有十分钟,Scott就在Logan心脏的律动声中熟睡过去。


一夜无梦。


等到第二天天亮,阳光透过窗帘照亮这个房间,Scott从睡眠中醒来,他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好过了,舒适感几乎从他的每个毛孔中冒出来。


他下意识伸手想要找眼镜,却意外地碰触到一堵温暖的墙,Scott被吓了一跳,昨晚的记忆才开始慢慢回笼。


“要找什么?”


Logan的声音有些沙哑,震得Scott想要伸手去揉揉自己发红的耳朵,他迟疑了一下,才对Logan说了句“眼镜”。


Scott接过对方递来的眼镜戴好,一睁开眼睛时,他见到的便是被深浅不一的红色包裹着的Logan,也直到此刻他才惊讶地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蜷缩在Logan的怀抱之中,连带着脑袋都是压在对方的手臂上面。


只见Logan动作极其自然地抽回了手,揉了揉发麻的手臂,驱赶般向Scott挥了挥手,没好气道,


“醒了吗?醒了就快滚,别吵我睡觉。”


Scott从Logan的房间出来时还颇有种摸不着头脑的懵逼感。


等到第二天晚上Scott回到自己床上,却依旧睡不着觉,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始终意识清醒,他很是挣扎了一番,最终还是抵御不了睡一个好觉的诱惑。


头发乱糟糟的男人打开门,似乎有些惊讶于看到他,却还是让他进来。


等到Scott躺在Logan床上时,他才开始觉得紧张与懊恼,然而Logan却懒得理会一个男孩莫名的自尊,他粗声粗气地说,


“赶紧睡觉,小鬼,难不成你还想我给你说睡前故事吗?”


但与他语气相反,Logan的手却像在哄孩子睡觉般,轻柔地在Scott后背拍打着。


之后次数多了,Logan会在开门时一边对Scott没什么好气地嘟囔着什么“没断奶的小屁孩”,一边哄着这个男孩入睡,而Scott的备用眼镜和衣服悄然地占据了Logan小半个衣柜。


当然,这不是说Scott在Logan房间里睡就不会做噩梦了,有时候他半夜惊醒,嘴里发出如同溺水者般窒息的求助声,Logan在他旁边安抚着这个惊恐到出了一身冷汗的男孩,眼神清醒而平静。


“你晚上不睡觉吗?”


Scott问道,他的声音轻飘飘的,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此刻是梦还是现实。


“我怕半夜捅死你。”


Logan依旧是那不耐烦的态度,强硬地将人按回床上阻断了谈话,


“睡觉。熬夜小心长不高。”


然后Scott又睡了过去。


等到之后他遇到Logan睡着后在梦魇中伸出指骨咆哮着乱挥着进行攻击时,他才明白Logan那句话的意思。


这段从字面意义上的陪睡开始的关系,让他们之间越发熟悉起来,Scott见到Logan喝酒的次数比见到他吃饭的次数多了不知道多少倍,于是忍不住开始劝Logan少喝点酒。


加拿大出生的男人对他的话嗤之以鼻,Logan表示: 他身体里的自愈因子同样适用于酒精,无论他喝多少都很难醉得了,但当酒精火辣辣得滑过他的喉咙时,身体某些部位在一瞬间被麻痹的感觉反而让他沉溺,某些童子军是不懂这种感觉的。


瞬间把某个没有被指名道姓的“童子军”气得跳脚。


某一次Logan在喝酒,Scott坐在他旁边批改着本该由Logan自己批改的作业,Scott停下笔扭了扭有些酸痛的手腕,忍不住抱怨了一下。


Logan看着他,将杯里只剩最后一口的酒放到Scott面前,却见Scott一脸拒绝,


“法律规定最低饮酒年龄为二十一岁。”


“你难道真的是童子军吗?你有这么乖过吗?”


Scott听着Logan的嘲笑声,曾经做过违反教授明文规定和朋友一起翘课出门逛街的“坏孩子”对他翻了个白眼,他其实没有很在意这条法律,只是……


没等Scott“只是”出来,Logan就直接往他嘴里灌下了那最后一口酒,却见Scott瞬间整张脸都红了,眼睛眨巴地看着Logan,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突然傻笑起来,喊了声“Logan”后,“扑通”一声倒在桌面上不省人事了。


“别装醉,这才一口酒,连我都一个头发丝都醉不倒呢!”


“……喂,小鬼?”


“不是吧?真的醉了?Scott?”


一一只是Scott Summers酒量奇差。


之后Logan被教授狠狠地教育了一顿,并签了一份“保证不强迫Scott喝酒”的协议与一大堆不平等条约。




tbc


评论(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