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那个胖次

沉迷狼队,无法自拔
主食batfamily,各种杂粮也吃

【Jason中心】如果,红影迷踪。

注释:
重温了一次红影迷踪,感觉好难过啊啊啊,所以想写一篇老爷在爆炸之前找到桶的故事,本意只想甜甜甜,然而事实证明,我写甜文emmm……

红色。

红色。

红色红色红色红色红色红色!!!

颠倒的画面布满不详的色彩,刺耳的笑声伴随着无法躲避的可怕疼痛,模糊了他所有的视觉。

Joker摘下绅士帽向倒在地上的男孩致敬,这个哥谭特产的疯子彬彬有礼得如同之前挥着水管的人不是他一般,然后大笑着离开了这个房间。

Jason几乎是像条蠕虫般爬着来到门口,然而那个疯子早早在他离开后便将这个废弃的仓库锁住,穿着红黄绿三色制服的第二代罗宾背靠着锁住的铁门,充血的双眼紧紧地注视着倒计时的炸弹,至始至终却相信着蝙蝠侠会来救他。

“5,4,3……”

炸弹轰飞了这个房子。

黑发的男孩闭上了眼睛,准备接受死亡的到来,但是预料之中的疼痛却迟迟没有到来,飞速的摩托车顺着惯性与火光纠缠在一起,他被一个黑色怀抱环住,那个长着两个尖角的怪物将他护在身下,长长的披风阻隔住来自爆炸的冲击,这是一个让他熟悉到几乎要落泪的怀抱。

“Batman!”

几个小时之前,那根泛着血色的水管都将男孩的内脏都敲破成碎片,铁锈气味的血水几乎只要他一张嘴就会从喉咙中漏出来,但Jason依旧无法停下地,如同宣告信仰般,喊出了来者的代号。

“……没事了,Jason,没事了,我们回家。”

蝙蝠侠看着他面子这个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男孩,几乎遏制不住想要把小丑杀掉的愤怒,却又不住地感到后怕,如果他再来迟哪怕一秒,他的罗宾,他的儿子便会葬送于爆炸之中。

他低声安抚着身体不住颤抖,连哭都无法发出声音的男孩,从自己身上那个万能皮带中掏出药物给Jason做了个紧急处理,然后用披风包裹住他,动作轻柔地将人背在身后,在这深夜里,踏着雪痕,一步一步地将人带走。

男孩戴着破碎的绿色手套的手软软地搭在蝙蝠侠的背上,包扎过的手臂再次渗出血来,慢慢染红了大半条白色的绷带,他的眼睛几乎无法再睁开,整掌脸都埋进蝙蝠侠宽厚的后背上,

“B……”

“我在。”

“B……”

“我在。”

“B……”

“我在。”

男孩一直呼唤着背着他的男人,而蝙蝠侠也不耐其烦地,一次又一次地回应着他的呼唤。

【我曾经以为并且相信你放弃了我,因为我不够好,因为我不像第一代罗宾一样活泼能干,与你配合无间,能够符合你一切的要求,因为我暴躁冲动,总是让你生气失望……我觉得,或许你更希望我就此离开,好让Dick重新回到你的身边。】

幸运的贫民窟男孩,第二代罗宾,Dick Grayson的替代品……从Jason被蝙蝠侠带入韦恩家的那一刻开始的标签成为这个男孩的枷锁,声带无法承受他大段大段的独白,Jason在心里说着,脑袋埋在蝙蝠侠的后背之中,曾经的大部分不甘与愤怒突然莫名消散掉,他眼眶滑出来的泪水被厚重的黑布吸收掉,与那些不可见人的心思一起,再无痕迹。

……

等到Jason全好时已经过了很久了,在这段时间里他Jason第一次知道有这么多人爱着他,他的养父小心翼翼地唯恐再次伤到他,他的管家仔细地照顾他的饮食,他的兄长彻夜不眠地守在他的床边不愿离开,他的姐妹悄悄地在她他床头送来各种礼物。

但是在他养好身体后,蝙蝠侠不再愿意带着他去夜巡,不,应该说,蝙蝠侠认为他的身边,再也不需要,也不能需要罗宾。

小丑依旧过着这种从疯人院逃出,然后被蝙蝠侠狠狠揍一段然后扔回疯人院的循环“游戏”。

但他的养父,他的导师,他的信仰,一如以往愿意为哥谭去死,却因为这件恶意的报复不愿让他的孩子再遭受这些。

Jason无数次的愤怒与抗争都被镇压。

然后他和Dick聊了一次,前任罗宾久久地注视着他,然后笑了,将Jason从Bruces身边“偷渡”出来。

一年后,哥谭来了个新的义警,或者,坏蛋,名叫,RED HOOD。

end

评论(5)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