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那个胖次

沉迷狼队,无法自拔
主食batfamily,各种杂粮也吃

【Jaytim】凉

冒个泡,以示活着



1.
有些人活着就像死了,有些人死了却像活着。

2.
Tim总是很难说清楚他对前任罗宾的感情。
他曾经对这位罗宾所有的印象来源于那段如同鸟儿腾越的欢笑,然后是触目惊心的惨死,继而便是存在于整个蝙蝠洞内若隐若无的怀念。
Tim自信这罗宾之位来源于他自身的能力,但当蝙蝠侠在转头瞬间脱口而出的一句“Jason”却仍然会让他产生一种微妙的不适,就像,就像,“罗宾”是他从Jason手里偷走的东西。
但这也只是偶尔的时候。
Tim比谁都擅长处理自己的情绪,而那些无法处理的情绪他会好好地压进布满灰尘的角落里面,但在那偶尔的时候,他那颗总是在不断转动着的大脑会忍不住思考,Jason在当罗宾的时候是不是也会因为第一任罗宾的存在而感到压力?Jason是怎么样的人?如果他不是罗宾他会是什么人?
以及,另一个让他感到如鲠在噎的问题一一如果Jason还活着,他真的还有可能成为罗宾吗?
Tim·Drake是最聪明的罗宾,最聪明的那个。无论如何他都不应该存在自卑的情绪,但这是罗宾,一个被赋予了太多含义的身份一一没有一个孩子能抵抗得了这个,即使是Tim也不行一一他甚至愿意放弃Tim·Drake这个身份来换取罗宾的称呼。
如果他是Jason,他会怎么想?如果Jason是他,Jason会怎么想?
当然,这对于Tim来说,只是极偶尔的一些猜想,素来理智的第三任罗宾总会将更多的精力放回到他该做的事情去,而关于他那前任的猜想也不过是置于某些不为人知的角落罢了。
就如同,当他猝不及防被突然回归的红头套伤到垂死时,他在平静之下那一丁点的隐秘情绪那样,完全不足以对外人道也。

3.
“嗯……”
他的手臂撑在床面上,连同脑袋都整个埋进了枕头里面,短促而压抑的声音闷闷地从喉咙里挤出来,Tim曲着的手指却忍不住再一次扣入掌心之中,生生将指甲上的粉嫩褪成惨白。
“放松一点。”
男人在他上头,仍然还穿着那件皮衣外套,额前两缕挑染成白色的发丝将他本就英俊的脸庞衬出了几分不羁的色彩,他声音还因为嘴里叼着的那根烟而显得有些许含糊,手掌却像是抚慰般轻柔地拍了拍Tim的手臂,嘴里却像是嘲笑般补多了句,
“你这种样子简直像在被我上啊,红鸟。”
“……闭嘴。”
Tim深吸了口气,扭头瞪了他一眼,没忍住又因为这肌肉被撕扯的疼痛而呼出声来。
“很快就行了……”
Jason用一只手将Tim那颗小脑袋按回到枕头上面,然后“哐嘡”一声,一颗子弹被他手上的铁钳子夹了上来,然后子弹被钳子的主人扔到了旁边的盘子上面。

4.
这是一场“救助”。
夜巡的危险从来不会因为人数的增加而减少,反倒犹如光影同在,罪犯们素来更擅长拉帮结派,所以当红罗宾被围困在角落之中,却仍然将所有犯人扔回监狱,却也受了重伤这种事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他唯独没想到的,是会被“路过”的红头套“捡”回老巢一一一间塞满了武器,却只有一张小床、一张桌子和一台冰箱的小小地下室。男人随手便将那个红色的头盔扔到桌子上,然后一把将因为失血过多的红罗宾摔进床铺上面,接着便是着帮忙取出子弹的动作了一一而这离Jason将Tim揍到躺了三个月的事也只过了半年。
Jason动作熟练且迅速地帮忙缝好了那道伤口,又近乎嫌弃地将那堆沾满了血色的绷带纱布扫进垃圾篓里,眼睛却紧紧地盯着无视自己腰间刚破了个枪口窟窿的伤口挣扎着将制服套好从床上爬起来的红罗宾。

5.
Tim觉得自己完全不知道Jason到底在想什么一一他明明是想杀了他的,为什么现在却救了他?
他也完全不明白自己究竟在想什么一一为什么会在对方一句轻飘飘的挽留后真的留在了这间小小的地下室里,和一个身高一米八,体重两百磅的敌人共睡一张小破床?

6.
“……你睡了吗?”
在漫长的死寂声和呼吸声中,Jason侧着身一一鉴于整间房子唯一能睡觉的只有这有这张小床,而Jason既不肯睡地板也不同意让受了重伤(Jason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用了重音)的Tim睡地板,所以他们两人现在只能憋屈地侧着身背对着对方睡,而那张被子勉勉强强地盖住了两个人一一他侧着身面对着墙壁打破了这片沉默。
“没有。”
Tim的声音里没有半点睡意。
他在被窝里拢了拢有些过大的袖口,却还是被灌进来的寒风冷得牙齿打颤,Jason穿起来恰好的衣服套在Tim身上实在有些大了一一“爱穿不穿”,Jason扫了眼在战斗中变得破破烂烂且染上了大量尘土与血液的红罗宾制服,然后翻出了一套衣服递给Tim,没好气地说道一一但总比穿着一身脏衣服睡觉好。
Tim根本睡不着,不提Jason这张在寒冬里将人冷得发抖的堪称“虚有其表”的被子,也不提正中他侧腰的枪伤即使有了止痛药的帮助也仍然是在有一阵没一阵地疼着,单单Jason就在他身旁躺着,对方的呼吸仿佛都能穿透他的耳膜这件事就足以让Tim没有半点睡意了。
“咯吱一一”
Jason在他身旁,似乎想要动一下,然而他们身下的那张破床就已经在发出了一段长长的呻吟声,划破沉默的声音让两人都短暂地安定在了原地。
“你想说什么?”
这次是Tim先开的口,然而他得到的回应却是一段连绵不断的床架子碰撞的摩擦声,然后他感觉到Jason翻过了身,他的视线直直地投注在了Tim背后,刺得Tim的身体片片僵硬起来。
“睡觉。”
他说着,然后靠得更近了,被子被扯着,更紧密地裹住了两个人。
来自人体的温度慢慢地竟也真的让Tim觉得暖和了许多,止痛药附带的助眠功能伴随着慢慢产生的暖意也终于开始觉醒,Tim无力地挣合着眼睛,最终却还是慢慢地败给了睡意。
他闭上了眼睛,在三天未眠中伴随药效意识渐渐远去。

7.
“……抱歉。”
若有若无的声音伴随着一声低低的叹息,Tim在被睡梦勾入黑渊之前,唯一剩下的,便是这段近乎失真的呢喃。

Tbc

评论(5)

热度(39)